位置:主页 > 诗词清话 >

端午节:诗词中的端午风物

编辑:大魔王 2019-02-13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碧艾香蒲处处忙。谁家儿共女,庆端阳。细缠五色臂丝长。空惆怅,谁复吊沅湘。

  《荆楚岁时记》:“以菖蒲或镂或屑,以冷酒。”蒲酒味芳香,有爽口之感,后来又在酒中加入雄黄、朱砂等。

  盘丝系腕,巧篆垂簪,玉隐绀纱睡觉。银瓶露井,彩箑云窗,往事少年依约。为当时曾写榴裙,伤心红绡褪萼。黍梦光阴,渐老汀洲烟蒻。

  莫唱江南古调,怨抑难招,楚江沉魄。薰风燕乳,暗雨梅黄,午镜澡兰帘幕。念秦楼也拟人归,应剪菖蒲自酌。但怅望、一缕新蟾,随人天角。

  

诗词清话

  明冯应京《月令广义》载:“五日用朱砂酒,辟邪解毒,用酒染额胸手足心,无会虺蛇之患。又以洒墙壁门窗,以避毒虫。”

  梅霖初歇。乍绛蕊海榴,争开时节。角黍包金,香蒲切玉,是处玳筵罗列。斗巧尽输年少,玉腕彩丝双结。舣彩舫,看龙舟两两,波心齐发。

  五彩丝,亦称续命缕、续命丝、延年缕、长寿线,百索、辟兵绍、五彩缕等。古人以青、赤、黄、白、黑五色丝线编结成缕,悬于门首,或戴小儿项颈,或系于手臂,或挂于床帐、摇篮等处,俗谓可避灾除病、安康、益寿延年。

  关于赛龙舟的起源,有多种说法,有祭曹娥、祭屈原、祭水神或龙神等,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各代的帝王,均有临水边观看龙舟的娱乐。

  粽子,古称“角黍(shǔ)”“菰黍(gūshǔ)”“筒粽”等。传说中与纪念战国时楚大夫屈原有关,一般认为至晋代成为端午节食物。

  在江西、安徽、河南、广东的部分地区,端午时节人们习惯在门前悬挂石榴花,而非艾草、菖蒲。

  每年端午,人们群出郊外采药,插艾门上,收获之余,往往举行比赛,以对仗形式互报花名、草名,多者为赢,兼具植物知识、文学知识之妙趣。

  形制、功用大体可分:以五色丝线合股成绳,系于臂膀;在五色绳上缀饰金锡饰物,挂于项颈;五彩绳折成方胜,饰于胸前;以五彩丝线绣绘日月星辰乌兽等物,尊长;等。

  正是浴兰时节动。菖蒲酒美清尊共。叶里黄骊时一弄。犹瞢忪。等闲惊破纱窗梦。

  《燕京岁时记》:“每至端阳,闺阁中之巧者,用绫罗制成小虎及粽子、壶卢、樱桃、桑椹之类,以彩线穿之,悬于钗头,或系于小儿之背。”

  《东京梦华录》卷七,记北宋于临水殿看金明池内龙舟竞渡之俗。其中有彩船、乐船、小船、画舱、小龙船,虎头船等供观赏、奏乐,还有长之四十丈的大龙船。除大龙船外,其他船列队布阵,争标竞渡,作为娱乐。

  奇绝。难画处,激起浪花,飞作湖间雪。画鼓喧雷,红旗闪电,夺罢锦标方彻。望中水天日暮,犹见朱帘高揭。归棹晚,载荷花十里,一钩新月。

  晋代《风土志》中则有载:“以艾为虎形,或剪彩为小虎,帖以艾叶,内人争相裁之。以后更加菖蒲,或作人形,或肖剑状,名为蒲剑,以驱邪却鬼”。

  

诗词清话

  明谢肇淛《五杂咀》载:“饮菖蒲酒也u2026u2026而又以雄黄入酒饮之。”

  元、明时期始以箬叶、芦苇叶包裹馅料,又添豆沙、松子、枣、胡桃等多种附料。

  又,明朝以后女子多以榴花饰发以辟邪。《帝京景物略》:“五月一日至五日,家家妍饰小闺女,簪以榴花,曰u2018女儿节u2019。”清顾禄记《清嘉录》:“端五瓶供蜀葵、石榴、蒲蓬等物,妇女簪艾叶、榴花,号为u2018端五景u2019”。清代《大兴县志》载:“是日(五月初五)少女需配灵符,簪榴花。”

  五月榴花妖艳烘。绿杨带雨垂垂重。五色新丝缠角粽。金盘送。生绡画扇盘双凤。

  灵均标致高如许。忆生平、既纫兰佩,更怀椒糈。谁信骚魂千载后,波底垂涎角黍。又说是、蛟馋龙怒。把似而今醒到了,料当年、醉死差无苦。聊一笑,吊千古。

  深院榴花吐。画帘开、束衣纨扇,午风清暑。儿女纷纷夸结束,新样钗符艾虎。早已有、游人观渡。老大逢场慵作戏,任陌头、年少争旗鼓。溪雨急,浪花舞。

  艾草、菖蒲可驱蚊蝇虫蚁、提窍。古人相信,端午时在口挂艾草、菖蒲,就像贴上一道灵符,可以趋利避害。“手执艾旗招百福,门悬蒲剑斩千邪”,人们将艾草绑成一束,插在门楣之上,或在门楣两端分别插上一根艾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