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国学入门 >

还原真实的于丹:不逼女儿学琴 国学基础来自父亲

编辑:大魔王 2019-01-19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于丹:我妈出来了躺在那儿,一眼看见我说,孩子你别害怕,我都挺好的,然后跟我老公说,我有点儿饿了,我一想刚做完手术她还饿了,我还想是不是麻药劲没过,一会儿就回到病房了,然后我妈特认真,跟我先生说,孩子现在趁着还不太晚,你开车回家一趟吧,把我床底下那个绿盆给我拿来,然后把我漱口的杯子拿来,然后我那个糖尿病的打的那个针在哪儿哪儿哪儿,你给我看一眼小家伙,她有点儿发烧我不放心,就嘱咐的那个清楚啊,然后我老公就说好好好,妈我现在就回去,他就跑了,我就坐在我妈旁边那个小凳那儿,我妈就自己拼命的往里挪,就挪出了一半床,她说你躺这儿吧,那个你眯一会儿,明天不是礼拜一你一早给学生上课,我说妈你这样我怎么能上课,然后我妈说课比天大,你是当老师的,无论如何你去上课。

  于丹:其实我是觉得,人在年龄越小的时候,人的那个主观就特别强,所以呢他特别渴望要什么东西,那种迎的心渴望爱,渴望被世界的认同,然后渴望钱渴望朋友,那种热烈饱满的渴望就是一种迎,那当然就是年少的心,比如说被爱认同,或者就是那种挫折失败,人那种反弹逆的心也很重。后来呢,我就觉得中年的况味是什么呢,怎么样才能就是每一个当下你都觉得挺兴致勃勃的呢,就是把迎的心和逆的心,都放淡一点,就觉得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好。实际上,迎和逆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,还是自己跟世界的那个关系调整得不默契,这个在很年轻的时候,你比如说我上次来你这儿的时候,我可能还不会有不迎不逆的心,我还是觉得对于自己要做的一些事情,就是要努力去把它做好,然后有一些自己特别不喜欢的事情,要尽可能躲着,后来会发现人尽到努力就可以了,至于它好不好这个评价,不是你的,很多事情来了,你只能说当这个事来了,你调整跟它的最好的状态,能是什么。

  我给你举例子,我妈妈在八十好几的时候,就得了一次阑尾穿孔,你说她还给弄成穿孔了,就是因为她怕给孩子添麻烦,老人有时候怕给孩子添麻烦,扛着是最大的麻烦,她要是肚子一开始疼就去医院,肯定不至于那样,扛着,扛到我在那儿加着班有一天晚上都9点多了,然后我先生给我打电话说,我得陪妈上医院了,她就肚子太疼了,我就从学校赶过去到哪儿时候诊断出来,阑尾已经穿孔了,必须当天做手术,当时我女儿还在幼儿园而且那天晚上她发烧了轻度肺炎,那怎么办就拉不开栓了,我跟我先生两个人,就守在医院,我只能让我自己的博士两个女博士带我女儿上医院去打针,我那天的状态就挺崩溃的,我当时其实那种逆的心就挺强的,就为什么这么倒霉的事都砸在我头上一个周日,我妈妈就被推进去了,医生就跟我讲,说毕竟八十多岁的人了,这个做手术麻醉之后,我们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很快地过来,对于你要签那个ICU(重症病房)的同意书,如果她很慢的话,我们可能要直接送急救室。深夜走廊上连椅子都没有,我就靠着墙然后就不断地往下出溜,然后就我先生扶着我,我们俩就在那儿靠着,等啊等啊,觉得太漫长了深更半夜,那个手术室的灯灭了,我们就提心吊胆的看着,门一开就听到我妈高门大嗓在跟聊天出来了,我当时想说这个是麻药不够还是麻药过了,为什么聊着就出来了。

  我是上午10点的课,然后就这样夜里她那个麻药劲一过,其实她挺疼的,然后她就谈笑风生的,然后我先生一会儿回来了,陪着她她就催我,早上7点了你走吧,回家你眯一会儿,10点你还上课呢,我也挂着那个小家伙怎么样了,被那两个小阿姨带到医院打完针,你说她要哭闹怎么办,所以早上7点多我就回家了,我一进门小不点跑上来了,那时候特别小,说妈妈,我姥姥怎么样了,我说你姥姥肚子里有一个东西烂了,是什么水果烂了,因为她只知道水果会烂,我说不是水果,是一截肠子,那怎么办呢,我说给切了,谁切的呀,我说一个穿白大褂的叔叔,他们那儿没有大夫吗,我说那个叔叔就是大夫,我跟她说了几句,我就高兴了,因为我发现她虽然还有点儿低烧,但她活蹦乱跳的。后来我看看9点半了,那我去上学吧,然后呢我就走了。

  陈鲁豫:昨天我们俩在社交软件聊,她讲了一个词,让我特别认同,特别感触也很深,她说我现在状态叫不迎不逆。

  于丹:一个小女孩,漂不漂亮现在是不能说的,因为长大了以后这是她自己的一个。

  陈鲁豫:迎是迎合的迎,逆就是的逆,这种状态你觉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,特别深的那种感受跟体会。

  核心提示:于丹说,其实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去做多伟大的事,我只是把按程序我该做的事情,一个女儿该做的事,一个母亲该做的事和一个老师该做的事,我能按照我的时间表做了,我觉得这份心情就叫不迎不逆,这就是人在看起来挺倒霉的时候下,你还能有很多欢喜,倒霉的事情是你猝不及防就要接受的,但如果里边有欢喜,我觉得挺的。

  

国学入门

  告别了沉默内敛的童年时光,走过了青春无敌的少年时代,为人师逾20年,为人母也已满10年的于丹,愈发享受当下的状态,虽然身为家喻户晓的文化女名人,但回归家庭她也和大多数女人一样,担任着女儿、妻子、母亲等多重角色,而对这每一重身份她似乎也都有自己的从容与享受,回忆与。

  于丹:一个人作为这个家里的头脑,就是他是个,一个是作为这家的心灵,他是一种有梦想有生机的。

  核心提示:于丹说,其实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去做多伟大的事,我只是把按程序我该做的事情,一个女儿该做的事,一个母亲该做的事和一个老师该做的事,我能按照我的时间表做了,我觉得这份心情就叫不迎不逆,这就是人在看

  我在学校的操场上,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春天,春天的阳光不是特别的浓郁,但是确实是透透亮亮的,你说人喜兴有些阳光也很喜兴,那种带着青草香植物香的阳光就很喜兴的告诉你这是春天了,然后10点钟我站在课堂上开始讲我这一周的课,我就在想,从昨天的晚上到今天的早晨,我八十几岁的妈妈阑尾炎开了刀,我三四岁的女儿轻度肺炎住了院,这对于我来讲无论如何不是一个好日子,但是你说人,人为什么能够改变你的物镜,就是因为我们家老的她还有那么一种向上的劲,怕耽误孩子,所以她做完手术以后她居然还能说她饿了,她那么快就醒了,我觉得我妈很争气,然后我们家小的虽然病了,但是还惦记她姥姥,然后她还活蹦乱跳的,没有拉着妈妈在家陪她,而我呢经历了这些以后,我还能站在这里把我该做的事情做了,其实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去做,多伟大的事,我只是把按程序我该做的事情,一个女儿该做的事,一个母亲该做的事和一个老师该做的事,我能按照我的时间表做了,我觉得这份心情就叫不迎不逆,这就是人在看起来挺倒霉的时候下,你还能有很多欢喜,倒霉的事情是你猝不及防就要接受的,但如果里边有欢喜,我觉得挺的。